发新话题
打印

金一男谈中国国防预算

金一男谈中国国防预算



金一南 全国政协委员、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少将

问:您是哪一年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的?

答:我是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2008年被推选的,属社科界委员。

问:您如何看外媒对中国军费开支的质疑?

答:我国每年都向联合国报告国防开支、进出口武器、拥有常规武器的情况,中国的军费开支是透明的。

您如何评价现在独生女子新兵?

答:独生子女士兵并不娇生惯养,他们现在的部队训练中,大部分能够跟我们过去的士兵一样,很好的完成训练任务。


军费增幅下降与内外形势变化相应

主持人:每年“两会”我国的国防预算都是国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我国国防预算需求由军方哪个部门汇总提出,在提交财政部之前需要经过哪些程序?

金一南:首先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我并不是权威,因为我并不在编制国防预算的单位。我只能告诉大家大致的情况,我们的国防预算主要来自两个部门,一个是总后勤部,包括我们军队人员的开支,还有一部分训练的开支,还有一部分是营房建设、基地建设这部分开支。另外一个编制部门就是总装备部,主要牵扯到全队的装备,装备的更换、维修,从大的方面看就是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共同完成军队的预算。

主持人:那么在提交财政部之前还需要经过哪些程序?

金一南:在装备部和总后勤部完成编制,还要经过总政治部、总参谋部,就是四总部认定,中央军委核准,然后向国家有关部门申报的这么一个程序。

主持人:我国今年的国防预算增长7.5%,增速比去年减半,这也是近10年来增长速度首次降至个位数,这是出于什么原因的考虑?

金一南:按照外界的评论,我们国防预算连续20年以上两位数增长,今年调为7.5%。我个人认为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考虑到我们国家经济现在正是恢复时期,因为去年毕竟有金融风暴,对我们的冲击还是很大的。

所以温总理讲,去年是我们国民经济最困难的一年,今年是最复杂的一年。因为我们今年从国家的经济情况来看,我们今年虽然取得了不错的增长成绩,但是贷款数额很大。那么在今年如何有效的把这些钱花好,产生效益、产生利润,同时还要把一些钱收回来,这对国家来说,无疑在财政方面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国防开支适当地做一些调整,我觉得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使然。

主持人:目前我国不少周边国家在加速购买,或研制新式装备,前一段时间美国批准了新一轮的对台军售,美国不断增强亚太地区的军力,我们会不会针对这些情况增加新装备的研制和购买费用?加速军事现代化的进程?

金一南:对一个大国来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战略与政策相对的恒定性,战略判断、安全判断,发展自己国防的力量、恒定性,不是闻鸡起舞,不是看别人的动作而动作。虽然周边各国都在提升自己的装备采购标准、质量,甚至扩大自己的装备采购,但是是不是都完全针对中国而来?我觉得这个我们要做一个冷静的判断,还不能把周边各国的武器装备增加都认为是针对中国而来的。所以说,我们也希望周边各国不要以为中国的军备增加就是针对他们而去,我觉得这种东西如果陷入这样的一种怪圈,那就陷入了恶性循环。

当然,我们说有一些短时间的冲突很难预料,但是我们一个大的判断就是亚太地区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可以说各方都是这样认为。

中国的军费开支是透明的

主持人:我国07年加入了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每年向联合国提交中国的年度军费开支表,这里面都有哪些内容?

金一南:准确的名称我现在不能准确的复述出来,实际上是向联合国每年申报,就是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体制。比如每年的国防开支向联合国报告,每年的国防开支主要运用的项目,比如人头费花了多少钱,装备费花了多少钱,训练费花了多少钱,我们参加了这个组织都是要报给联合国做备案的。

同时我们参加了联合国常规武器统计的体制,这个体制的准确名称我记不清楚。但是我们要讲中间出现了问题,美国也参加这个体制,1996年以后美国开始公布对台销售武器的数量。我们为了表示抗议,暂时退出了这个体制。因为向一个主权国家的一部分出售武器,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容忍。这不是说我们又不透明了,这是我们对美国侵犯我国主权的行为表示抗议。2007年我们重新恢复了向联合国申报,就是我们常规武器的进出口情况。

实际上这是我们军事透明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我们现在每年的进口武器、出口的武器、常规武器实际上都是向联合国申报的。而且我们说虽然参加联合国的常规武器申报,核生化武器我们还签订了很多条约,禁止核生化武器的交易。

现在很明确的说,我们向联合国申报,我们的武器进出口都向联合国申报,这是我们军事透明方面一个很大的进步。

优先发展海、空军和第二炮兵部队

主持人:我国近代国防当中,曾经有过海防与塞防之中,我国每年的国防预算开支在海陆空、二炮等军种中会有哪一个优先的侧重吗?

金一南:今天的军队建设的投入发生了一种转向,那么这种转向并不意味着我们存在海防、塞防之争,我觉得今天我们军队投入发生了转向主要是因为国家的安全形态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我们在50年代、60年代、70年代以至于到80年代,主要是从50、60、70年代这个阶段,我们看当时我们主要的威胁,毛泽东同志当时做过一个概括,就是我们准备苏联从北面打进来,美国从东面打进来,老蒋从东南窜犯大陆,印度从南面打进来,我们是准备四面受敌的。

在那样的状态下,我们一是完成本土防御,另外主要投入就是战备,战备主要什么?主要是陆军。当然我们也进行了一定比例的空军投入,但主要经费用在了各种地面防御设施和装备上面。

我们今天的安全态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我们到亚丁湾护航,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延伸的海上运输通道现在变成了国家安全的重大事情。我们说我们以前在毛泽东那个时代我们进出口的贸易只占国家经济总量的5%、6%,就是人家把你的进出口通道全部堵塞了,与国民经济没有重大影响。

我们今天进出口的总量占我们国民经济总量的将近70%,就是说如果我们进出口渠道被掐断了,国家经济将受到严重的影响。我们的安全态势发生了很大的转换,就是我们对外的依赖空前增强了。国际市场、国际资金、国际技术和国际交易,成为了维持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部分。那么我们今天说的安全有了更大的外延,我们必须在更大的范围维护我们的安全。

另外中国是一个大国,联合国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大国,大国的责任与义务,比如说维和的问题,全世界范围内要履行联合国的维和义务,还有一些灾难救助,包括像印度洋的海啸、海地的地震、智利的地震,他都要求军事力量能在一个更大的范围之内完成这种非战争军事行动。

我们说我们过去防御国土、防备敌人打进来,当时陆上防御力量是发展重点,在今天看,这种发展已经发生了一个侧重的变化。今天,建立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的海军空军和第二炮兵部队,成为我们现在军队建设的重点。当然也并不是说陆军就不发展了,陆军建立一支能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对陆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陆军也在发展。

主持人:有西方媒体认为,中国军力的快速增长改变了地区军力对比,这种情况会影响地区局势稳定,您怎么评价这种说法?

金一南:我觉得西方以西方惯常的国际政治和国家观点来看待,当一个地区某一个力量增强的时候,必然会对其他国家有影响。美国的力量上升的时候,一些国家很不愿意,德国的力量增强的时候,它在欧洲造成了两次世界大战。这个历史是西方的历史,东方不一样,我们说中国人,我们从我们的伦理道德,从我们的文化、从我们的观念,中国总体就是一个防御型的,不是攻击型的。

中华民族的力量增强了,不是带来了地区冲突,带来了地区的安全,带来了地区的和平。我觉得从历史到现实我们都能看出来。

官兵生活水平提高与艰苦朴素不冲突

主持人:通过近几年的国防支出的增长,部队官兵的生活条件和生活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在物质生活比以往富足的情况下,您认为怎样才能保持我军艰苦奋斗的作风?

金一南:我觉得这里面产生了一个问题,很多人有这个疑问,就是说战斗力与富裕程度的问题,是不是越苦越有战斗力?我觉得这不一定。我们看美军包括西方一些国家的军队,他们的待遇很高,他们的物质待遇和生活条件都很不错。但是并不妨碍这帮家伙在阿富汗、伊拉克摸爬滚打,表现了也还不错的战斗力。

对我军来说也是这样的,我们今天的军队待遇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们今天的福利待遇包括士兵生活比我们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跟我们当初真是天壤之别。饮食的伙食,住宿条件,包括军备改装,包括军装的数量和质量都是质的改变,天壤之别。包括伙食等待遇的改善,可以保证官兵承受更高强度的训练、演习。

我们在参观他们营区装备建设的时候,每一个军官,或者每一个士官,或者是年轻的士兵向我们报告的时候,那种黑红的面庞,那种宏亮的声音,我感觉到部队的精神面貌非常好。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向你介绍,甚至声音都嘶哑了。你说这是形式主义吗?不是的,这是一种情绪,一种精神面貌,部队就应该这样,嗷嗷叫,有股虎劲。

90后“网民”士兵为军队信息化奠定基础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独生子女士兵的问题,您觉得现在独生子女士兵他们具体的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题?

金一南:独生子女士兵呢,其实我觉得我们有一些时候宣传得过重了一些。实际上我们从部队来看,独生子女士兵他们现在的部队训练中,大部分能够跟我们过去的士兵一样,很好的能够完成他们的训练任务。当然我觉得今天我们应该提比独生子女士兵更重要的一点,我们的新兵中网民越来越多,我觉得这一统计比独生子女的统计不同,但是更为重要。因为今天的士兵大量是什么?已经是90后的入伍的士兵了。

80年代末出生的入伍的已经不是很多了,大量的是90年以后出生的了。我们做过统计,相当一部分入伍前是网民。

这些人参军前经常上网,信息量很大,思维很活跃,对现代化的装备能很快进入状态,这些都是我们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所以我们一方面看独生子女士兵,大家讲了很多不好的东西,说娇生惯养,我们感觉到90后入伍之后,大量网民出现在普通士兵之中,对于我们下一步掌握信息化装备的影响是巨大的。

我给大家讲一个例子,1997年,美国国防大学武装力量工业学院院长到我们学校访问,叫科因斯陆军少将。当时美国的这位科因斯少将曾经是美国第一支数字化部队的旅长,他就跟我们讲,他说他到美国国会作证,美国国会议员问他,数字化部队装备如此昂贵,你们多长时间才能把士兵训练出来?他说我不回答你这个问题,我挑了三名数字化部队的士兵带到国会,让士兵直接跟议员对话,让士兵们回答。

议员们问士兵,多长时间能够掌握数字化装备?士兵回答:“几周时间。”议员们感到非常吃惊,几周时间怎么能掌握这么复杂的数字化装备呢?士兵回答,这些东西我们在家里玩过,跟我们在家里玩儿的游戏很类似,就那点东西,两下就会了,很快就会。

1997年我在美国学习,回来后我非常感慨,我觉得美军士兵的基础正在发生变化,让军队省下了许多培训环节。比如说对士兵的培训,一个士兵入伍后还重新培训他什么叫计算机,什么叫网络,这很难,部队费劲、代价也不低。当时我就想,我们军队哪一天才能过渡到这一步。

但现在看来,中国社会发展非常快,十几年时间我们正在过渡到这一步,我们今天入伍的相当一批士兵是网民,我相信他们这些人掌握信息化装备的速度比过去的士兵会更快。当然我们现在的数字化、信息化装备普及程度比美军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这有赖于我们的国防投入、科技开发,但是我们必然要走这一步。士兵基础素质的提高,已经在为走到这一步提前做出了准备。

从今天来看,我们士兵的素质提高,尤其是大量的网民参军,对于我军提升基础素质,未来掌握更复杂的装备,对于我军提升基础素质,未来掌握更复杂的装备,建设一支高质量的军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具有重大意义。

TOP

阅览过,不说什么,御用军人文人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