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00年朱镕基对话日本民众:日本从未正式向中国道歉

2000年朱镕基对话日本民众:日本从未正式向中国道歉

主持人:有一位51岁的广岛观众提出的问题是,他对日本在战争中的残酷行为深感内疚。但是,中国总是要求日本道歉,这种道歉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朱总理:我想提醒一点,在日本所有正式文件里面,从来没有向中国人民道歉。1995年,当时的村山首相曾笼统地向亚洲人民表示过歉意。因此,不能说中国没完没了地要求日本道歉。道歉不道歉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日本方面考虑这个问题。

文章摘自人民网 原题为《朱镕基总理与日本民众坦诚对话》

人民网东京10月15日专电:10月14日下午,朱镕基总理来到东京广播公司(简称TBS,东京第6电视频道)演播室,与日本民众对话。TBS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一周之内,观众通过因特网和传真,向朱镕基总理提出的问题达到2000多个。

在东京演播室现场的有99名日本市民,在大阪演播室有20名日本市民。

18时30分,对话特别节目开始。朱镕基总理健步走入演播室,与节目主持人筑紫哲也握手。演播室现场的景象是,一面为大屏幕,参加对话的市民坐落在其他三面阶梯座位上。朱总理和主持人坐在中心。

节目开始,主持人介绍说:“今天出席我们对话节目的嘉宾是:来自邻国的朱镕基总理。同样节目是在两年前第一次尝试,出席嘉宾是美国的克林顿,这回是第二次。首先请总理讲话。”

朱镕基总理说:“我应邀访问日本的背景是,1998年江泽民主席访问了日本,同已故的小渊首相共同发表了联合宣言,双方宣布面向21世纪,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从那个时候以来,中日两国关系主流是非常好的。但是,也不是说没有问题。在日本国内,有一些对中国的疑虑、担心,甚至于认为中国构成了对日本的威胁。同时在中国,对历史问题、台湾问题和安全问题等方面,觉得日本有一些言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日本,希望做一些能够增信释疑,推动合作的工作。这种工作不仅是两国政府的事情,而且需要两国人民的直接对话。所以,今天我十分珍视与日本人民的直接对话。我想,中日双方都很重视这次对话。不久前,日本执政三党干事长访问中国。自民党干事长野中广务向我提出忠告:届时你无论如何要保持满脸笑容,越是对你提尖锐的问题,越是要笑。这对我来说有难度。我平常讲话的时候,表情都是比较严肃的。今天我将努力去做,尽量保持笑容。希望朋友们不要觉得我笑得太勉强,更不要觉得我笑得太可怕。请多多关照。”

主持人:按节目的惯例,请朱镕基总理先简洁地回答几个简短的问题。

画外音:来自因特网和传真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千叶县的一个小学五年级学生提出的。问题是:“我们班级只有20名同学,但把大家的意见统一起来不太容易,请问中国是怎样把13亿人团结在一起的?”第二个问题也是小学五年级学生提出的:“为什么中国每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孩子?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是不是回感到寂寞?”

朱总理坦诚而幽默的回答给演播室带来了轻松的气氛。问题接连提出。

画外音:最近一年来,什么是最开心的事?

朱总理:克服亚洲金融危机,中国经济全面复苏------

画外音:最近一年来,什么是最烦心的事?

朱总理:有很多,例如中国粮食供过于求,粮价下跌,农民负担没有减轻,这是我最伤脑筋的问题。希望在座的朋友多买一些中国的大米、玉米、蔬菜和水果,就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困难。(观众笑声)

现场观众:我喜欢京剧,现在正在学习。听说朱总理也很喜欢京剧。请问,你喜欢京剧中的哪个角色?

朱总理:“我很高兴,你和我有同样的爱好。我喜欢京剧里面所有的行当,我自己是学着唱须生,同时我也喜欢拉胡琴。你来北京的时候,我可以给你伴奏。(观众笑声)

画面转切到大阪演播现场:20名市民坐在今宫戎比寿神社前。

穿和服的妇女:大阪和北京都在申办2008年奥运会,是竞争对手。我当然希望大阪申办成功。你能不能把主办权让给我们?

朱总理回顾了上海与大阪的友好城市关系和自己担任上海市长时与大阪的交往,明确回答说:我作为大阪友好城市上海的前任市长,我希望你们支持北京。

画外音:问题转入日中关系等。TBS日前分别在日本和中国进行了问卷调查,一个问题是“说起中国人(日本人),你首先想到谁?”问卷调查后,按回答数量排列先后顺序,日本人回答结果,前三位的人物是: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中国人回答结果,前三位的人物是:山口百惠、东条英机、田中角荣。
中年妇女:今年4月,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讲话中说到“三国人”。请问朱总理对此有何看法?

朱总理:我刚才讲过,中日关系主流是好的。但是,存在一些言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希望日本国内舆论都应该考虑维护中日关系的大局,不要做刺激和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这样,中日友好合作关系才能继续不断发展下去。

主持人:中国的盗版问题将怎样解决?

朱总理:中国在打击盗版方面进行了最大的努力。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也称赞,中国在打击盗版方面是非常得力的国家,也是非常有效的国家。中国将继续保持压力,完善法律,保护知识产权。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年轻妇女:去年家中被盗,尚未破案。听警察说,可能是在日中国人所为。你知道,在日外国人中哪国人犯罪最多?

朱总理:不知道。

年轻妇女:是在日本的中国人。

朱总理:我第一次听说。这需要两国的刑事组织共同来打击犯罪。

女学生:我叫大泽,正在学习汉语。想提一个有关历史的问题。有一个说法是,中国人应该忘记那段历史,日本人应该努力不忘记那段历史。你对此有何看法?

朱总理:任何人都不应该忘记历史,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应该正视历史,也应该面向未来。吸取历史教训,避免重犯错误。这对于中日两国人民尤其重要。往往有这样一种倾向,就是要隐瞒、或者淡化,甚至于篡改历史,我认为这是不正确的,没有一点好处,不能使人们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更好地创造未来。我们做一些提醒,这些提醒绝对不是要伤害谁的感情,而是希望大家共同吸取历史的教训,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主持人:有一位51岁的广岛观众提出的问题是,他对日本在战争中的残酷行为深感内疚。但是,中国总是要求日本道歉,这种道歉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朱总理:我想提醒一点,在日本所有正式文件里面,从来没有向中国人民道歉。1995年,当时的村山首相曾笼统地向亚洲人民表示过歉意。因此,不能说中国没完没了地要求日本道歉。道歉不道歉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日本方面考虑这个问题。

画外音:关于日本是否进行了充分的道歉,所做的舆论调查表明,20%的日本人认为进行了充分的道歉,39%的日本人认为没有进行过充分的道歉;2%的中国人认为进行了充分的道歉,87%中国人认为没有进行过充分的道歉。

画面再次转切到大阪。

中年男人:我出生于大连,在哈尔滨长大。今年初在大阪,有一些人说南京大屠杀是谎言。朱总理对此有何看法?

朱总理:南京大屠杀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有充分的证据。我不愿提这个事,你提出这个事,我要告诉你,那完全是事实。

中年男人:我叫佐高,在上海建立了合资企业,生产和销售自行车涂料。我对人民币的走势很关心,它会不会贬值?

朱总理: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人民币有充分理由可以贬值。但是,中国为了维护亚洲地区的金融稳定,包括中国的金融稳定,始终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现在来看,中国完全摆脱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外汇储备超过1600亿美元,现在没有任何要贬值的根据。

一个小时的特别节目结束了,现场观众有何感想?

中根女士(出版社职员):朱总理是一位热情的人,最后他拉京胡的情景令我十分感动。

横浪女士(家庭主妇):原来的印象中,朱总理很古板,现在觉得他和蔼可亲。

横山先生(79岁,教授):日本的确没有向中国道歉过,这是事实,朱总理说得对。

栗田(大学生):能详细具体地回答观众的问题,给人以充实感。对于从没有在正式文件中向中国道歉的问题,日本国民多数是不知道的。

TBS国际部职员:看到最后朱总理拉二胡的时候,我都热泪盈眶了。

节目主持人筑紫先生:与克林顿做节目嘉宾的时候相比,这次现场观众更轻松,提问题更踊跃。中国的领导人用自己的语言,如此侃侃而谈,是过去没有过的。对现场提出的30多个问题都能从容对应,我自己也感到很开心。

TOP

发新话题